羽晞晞晞晞晞晞晞晞

羽书万里飞来处,晓日初来露未晞。

【黯葵】失忆(4~6)

4.
王黯下厨煮了一桌的家乡菜,非常家庭式那种。

“他们都不在所以就没煮太多了,将就一下?”

他拿好碗筷后便吃起晚餐。

“……是。”

一时之间无法适应这种相处模式,本田葵神色复杂地端起碗往口中塞了一口菜。

熟悉怀念的味道。他自从离开后只尝过一遍中式料理,可是他发现他吃不惯——他喜欢这人为自己烹煮的、那个专属的味道。他还以为这辈子再也吃不到了。

自嘲地勾了勾唇,心里有什么地方怪怪的。

他想起对方曾渡过那么一段日子:弟妹四散,他无法再为谁煮一顿饭。

尽管是自己造成的,尽管之后面对他吐出的话语仅是嘲讽不曾有过关心,最真切的心思到底还是骗不了自己。

那是一种心疼。

5.
其实现在这样好像也没什么不好,他们就和过去一样。没有那些战争和难以忘怀的记忆。

可本田葵有预感,王黯很快就会恢复了。

“葵?”

一声轻唤拉回了他飘远的思绪,王黯眉梢轻蹙带着不明显地担忧神色。

“兔崽子想什么呢?……没事的,爷很快就会想起来的。”

“……是吗。”顿了顿,他叹息着勾起一抹复杂的笑颜。

那挺好的。
6.
用膳完毕后,本田葵逛起这府邸。

空气里依旧挟带冉冉檀香,兴许是王耀摆在茶几上的香炉散发出来的。王家一入门便是古色古香的玄关,廊边摆上不少青铜瓷器——貌似比过去又多上一些,洁白的壁上尽是美丽地山水画和名胜,甚是美观。

他沿着木制阶梯步上二楼,那是王家人的房间所在。走至廊底的房间门口——一如既往的黑色门帘,王黯的房间还在一样的地方。小时候他老往里头跑,还记得房间主人在的时候会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,述说中国各式各样的神话给他听。

他不是个会念旧的人,如今待在这房里仍是被勾勒出些许回忆。

“……有回忆真不是好事。”

朝四周张望,他发现角落放着一个以往未曾出现过的精致木箱,这是唯一与他记忆中摆设不同的地方。抱着疑惑低身打开箱盖,动作却在看清内容物后僵持于半空。

关于那个孩子的一切全都在里头。服饰,喜欢的玩具……

本田葵伸手取出一副相框拂去上头尘埃。相片上一名男子将孩子扛在肩上,一人露齿笑得灿烂一人神色别扭地望向镜头——他还记得那是王耀拍的照片。

复杂情感于心头膨胀,他感觉有些要窒息,脑间思绪紊乱。

将他拉回现实的是王黯自楼下传来的呼喊。

“喂!兔崽子——下来和爷喝一杯吧!月色正好呢!”

【黯葵】失忆(1~3)

#国设。黯失忆,只记得以前的事情。#

#文笔不太好。#

#ooc有,私心不少。艾伦纯属友情客串。#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1.
当本田葵听见王黯发生意外时只是嗤笑出声。那老人家已经照顾不好自己了么?他打算到他所在的医院狠狠嘲笑对方一回,可当他看见对方时,嘲弄的笑容僵持在脸上。

“你是谁?”

脑袋被缠上一圈绷带的男人看着他,不解神情丝毫不像伪装。

2.
“这家伙也不知是中了什么邪,走在马路上恍神被车给撞了,撞了就算了竟然还失忆了,真会搞事。……不过过去的记忆好像还在。”

同在病房的艾伦烦躁地摆手。

以前的事……吗。流露在红眸里的神情复杂些许,本田葵的视线定格在王黯身上,正好与那人打量地视线对个正着。

“他知道自己失忆的事么,琼斯先生。”

“啊?我刚和他说完了……不过他应该还很混乱吧——他的记忆貌似停留在很久之前了,一醒来就问:爷昏睡多久了?那兔崽子还在家里等我回去呢。Wow,没想到你真的有听话的时候?”

艾伦步至他身侧,将其逼至墙边后轻佻地挑起下颚嘴角勾起,那模样让他本能地感到厌恶。

“嘿,什么时候也在我面前乖巧一回怎么样?”

“……请放开您的手,小生对于向满脑无礼思想的野蛮人屈服一点兴趣也没有。”

神色阴沉欲推开他,一旁的青年骤然开口。

“喂,放开爷的弟弟——虽然大只不少但是爷不至于认不出那兔崽子的轮廓。”

王黯冷冷瞪着那美国人,压低的嗓音带有无形地震慑力。

“……没问题、没问题。”

一声咋舌,艾伦退开感到扫兴地耸肩,瞧见本田葵怔愣的神情不禁蹙眉。

“你真该看看你此刻的表情,本田,明明口口声声否认着这件事——罢了,他就交给你了,老子要回去了,真没劲。”

直到那人走出病房,本田葵仍失神地望着方才出声喝止的人。

“……回去吧?”

半晌,沉寂破碎。

3.
“兄长大人,小生今日有些急事,不回家了。……会注意安全的,请务必放心。”

和本田菊结束通话后长叹一口气,本田葵转向那许久未见的古厝。

已经很久没来了。外表也不太一样了。

“干什么呢?干嘛对自己家一副陌生的样儿……这是耀搞的吧?品味终究不错。”

对于房屋外型的改变并没有太过讶异,满意地打量完后王黯径自打开大门步入,见身后的家伙还在门口发愣,折回道路藉身高优势揉了把对方脑袋。

“什……!”

红眸微睁,他抬头不敢置信地看着对方。

“嗯?……现在比较少揉你脑袋了么,爷还是不习惯你突然从个小矮子长成大矮子了。”

只把对方惊愣的模样当作不惯,王黯咧嘴笑道。

“……称呼小生矮子也未免太过失礼,老狐狸。”

自从自己离开这处后每次见面便仅存冷嘲热讽。很快便回神拍开那只手,他此时的神情有些别扭。

他差点有种他们回到过去的错觉。

“兔崽子害羞了?”

掐掐他脸蛋,王黯笑得弯起的眸子流露温柔情绪。本田葵突然忆起小时候,男人总是一边捉弄他一边露出这抹笑容,在他眼里那双眯起的眸子就和狐狸似地。他那时只敢在心里暗骂对方老狐狸。

没想到初次骂出口那天,便是在对方背上留下伤疤的日子。

跟上王黯的步伐,他走入那许久不曾拜访的宅邸。